8月10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,中国央行支付结算司原副司长穆长春表示“中国央行九五至尊线路数字货币即将推出”。“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(DC/EP)研发步伐”更被写进了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下半年八项重点工作之中。


也许有人会疑惑,为什么要研究法定数字货币?事实上,一方面,数字经济被视为撬动全球经济的新杠杆,而法定数字货币则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石;另一方面,法定数字货币还能一定程度上提高金融普惠,利用可溯源的特点防止洗钱和犯罪。很多国家央行对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、试验和开发都一直在持续进行中:中国人民银行早在2014年就成立了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;16年立项的加拿大Jasper项目与新加坡金管局Ubin项目也进行了共同探索;瑞典央行副行长Cecilia Skingsley今年也透露,瑞典央行在未来10年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e-krona的可能性超过50%。还有英国的RSCoin,日本的J-Coin,韩国的S-Coin,土耳其的Turkcoin等,都是各国央行对数字货币发展的积极尝试。18年12月,G20已经决定对加密货币行业进行监管,联合声明谈到其将按照FATF(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)的标准,监管适用于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的加密资产,联合声明也侧面代表了G20各国对数字货币和数字经济的认可,也标志着合规发展指日可待。


福布斯报道此前称,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最快80天内落地,阿里腾讯等七家机构将进行发行。消息尚待证实,但央行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积极态度并非无迹可寻:仅八月,官方就四次提到数字货币,8月21日,中央人民银行微信公众号更发布了两篇数字货币相关文章。中国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表示: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框架,主要以便捷高效、安全可控、大众发展为主。中国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曾表示,央行数字货币应采用双层运营体系,即中国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,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。


通过这样的双层运营体系能够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到单一机构(央行),避免对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并影响银行贷款投放能力。DALICHAIN此前对国家数字货币战略预研,与官方所谈的“把原有银行的账户系统,与基于数字货币钱包的账户系统结合”双层技术解决方案与DALICHAIN在2018年的国家数字货币研习设计不谋而合。


总体来说,各国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有利于创新货币发行,降低数字经济交易成本,提升效率,符合信息化智能化的大趋势。DALICHAIN长期关注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,同时也在相关技术方面不断进行探索,持续为数字经济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。